生存还是毁灭?从电子烟的合法看云南工业大麻的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21-12-06 阅读数:1486 来源:原创
分享:

生存还是毁灭?从电子烟的合法看云南工业大麻的发展之路


近段时期,业内议论最多的就是11月26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了。一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的增加,一时间让电子烟从业者几多欢喜几多愁。

 




作为正在苦苦寻求产业突破的工业大麻,众多企业原本希望将电子烟应用作为化妆品被禁之后的新发展点,看到修改后的条例却似是在冬日里被泼了一盆冰水。

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这段经典独白,犹如达摩克斯之剑般再次显现。随着12月2日国家烟草专卖局《电子烟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颁布,产业链重新洗牌的路径已初步清晰,剩下的只是留与走的选择。所谓窥一斑而知豹,电子烟从无到有,从无序到规范的产业发展道路,恰可作为工业大麻产业出路的最好借鉴,工业大麻完全可以通过分析电子烟产业发展的监管之路,探索出一条属于自己健康成长的合法之途。

 


我国电子烟产业历经十余年的迅猛发展,不仅在国内初步打开局面,市场渗透率节节提升,而且在国际市场中已经占据重要地位,成为全球产业链不可或缺的参与者。根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的预测,2021年该行业出口规模将达到1000亿人民币,直接和间接带动近300万人就业。产业规模不可谓不大,对社会起到的稳定作用不可谓不强。但此次修改条例的出台,有关部门对产业进行强势洗盘,主要源于该产业一直以来缺乏有效监管,导致“近年来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市场监管领域出现了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有必要对《实施条例》进行修改完善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将大幅度提升电子烟监管效能,有效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解决电子烟存在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虚假广告等问题,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工信部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说明)。

 

其实,早在电子烟产业起步阶段,就有争论过归属管理事项。当时,国家烟草专卖局、卫生部及其疾控中心、国家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等均认为不在其管辖范围。 直到2018年8月2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出台《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要求,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而在 201911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中,就重点“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电子烟广告”,对行业监管的意向已初见端倪。

 

直到今年12月2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电子烟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将电子烟正式纳入烟草专卖条例执行,行业监管的靴子才正式落地。电子烟从无到有,从多不管到明确归口单位,从无序销售到要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整体历经十多年,总算是拨云见日,行业走出乱象步入正轨。虽然在未来调整的过程中,必然有大量微小实体将被终结,但就总体而言,国家明确了电子烟的合法身份,对行业是重大利好。在神州大地上,所有能够长久发展的产业,只有真正接受到阳光的普照才可能茁壮成长!

     

相较来说,工业大麻产业与电子烟产业发展初期何其相似。仅仅依据《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这样一部地方性规章,就在云南催生了近650家从事工业大麻业务的企业,来自A股的50家上市企业来滇做过产业布局或规划,产业高潮期,甚至达到谈麻纸贵的地步,短短数年,就将云南省催生成为全球最大的有益大麻素提取区域。

 

资本是逐利的,但恰恰资本也最容易忘记贪婪将导致覆灭这一历史颠扑不破的真理。没有合法的身份,没有归口的产业主管部门,仅凭野蛮的生长,任何新兴行业都不可能真正兴旺。正如这两年工业大麻发展所碰到的境遇,原料市场价格的崩盘、作为化妆品原料组分被禁、食品保健品获得许可仍无法破局等诸多问题层出不穷。所谓外面世界的虽然精彩,但行业发展如同临渊羡鱼一般止步于精彩之外,能看能想却求之不得。电子烟发展的历程给了工业大麻很好的启示,混乱不可能有前途,灰色不可能被视为白色,唯有全行业行动起来,以行业自律为先,主动呼吁政府相关部门加强监管,积极促进产业政策出台,自发支持政府参照烟草行业建立完善溯源监管交易管理体系,才有可能真正推动工业大麻在我国的合法生产,相关行业应用场景才能有逐步开放的可能,这是我国工业大麻产业发展的唯一之道。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作为烟草、工业大麻这类天然被定性为监管物质之产业,抱以侥幸心理必然不能长久。云南工业大麻产业经历从无到有,从探索到发展,被追捧过也沉寂过,好在产业本身具备强大生命力,其医疗功效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所认可。今年3月,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已经出台了《关于医疗和科研用途大麻种植、生产、使用国际管制指南草案》,对协调管制大麻和相关物质的监测和报告的做法提出了指导意见,为有益大麻素走向民间应用打开了一扇门。同时,我们也不应忘记,作为全球工业大麻产业发展的法律基础,《一九六一年麻醉品单一公约》中的第二十八条,第二款“本公约对于专供工业用途(纤维质及种子)或园艺用途的大麻植物的种植不适用”。作为一个产业,一二三产的联动是其发展的基础,积极夯实未被列为监管的工业用途(纤维和种子)的工业大麻根基,才谓居中守正,行以致远。

 

做大做强工业大麻产业,唯有坚持树强监管与打牢产业基础两条路同时走,充分发挥云南产业链健全、科研体系相对完善的优势,促进行业内企业加强自律、团结一致、资源互补,主动推动政府搭建全产业链溯源监管交易平台,打造工业大麻产业发展“云南模式”,让政府放心、让消费者安心同时更应坚持不懈地将工业大麻种植端做出云南特色和云南成效,围绕麻籽、麻杆、纤维的综合开发利用奠定工业大麻产业的云南特色发展基石,整体产业才可能切实迎来跨越发展的机遇。

 

电子烟产业已经给予云南工业大麻充分的启示,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